【能源】税费猛于虎!煤制油示范项目全部陷入经营困境


  煤制油作为我国石油替代战略工程,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示范装置已成功运行多年并具备商业化升级示范的条件。但在低油价和高税负的双压下,项目盈利压力巨大。全国两会上,多位煤企人士呼吁,为稳定煤制油产业发展态势,建议尽快完善消费税政策。煤制油消费税究竟有多重?关于税费调整企业又有哪些期待?

  继2016年亏损后,伊泰煤制油2017年再现亏损。3月21日,伊泰B股发布的2017年年报显示,煤制油公司实现销售收入8.98亿元,净利润-449.58万元。

  这并非个案。

  前两年由于国际原油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导致国内成品油价格大幅下调,由此引发消费税大幅提高,致使国内煤制油示范项目全部陷入经营困境,已严重影响国家能源战略工程的实施。

  油品售价的一半交了税

  2014下半年以来,为冲抵油价下跌,财政部于2014年11月、12月和2015年1月连续三次发文上调成品油(包括煤基制油)消费税。

  据了解,在消费税的调整过程中,因为成品油价格与原油价格联动,石油炼制企业可以通过原油成本的大幅下降冲抵消费税上调对企业利润的影响。不同于石油炼制企业,原油价格下跌,煤制油企业不仅不能受益,还因成品油价格的下调和消费税率的上调,导致产品成本上升,进一步压缩油品的利润空间。

  煤制油,原料是煤,产品是油。表面上看,煤制油市场状况既受煤价影响,也受油价牵制。但据记者了解,煤制油项目的固定资产成本、财务成本、管理费用等约占八成,剩下两成中,煤炭原料的成本仅占13%—14%。因此,在煤原料自有的前提下,油价就成了左右煤制油企业能否盈利的最重要因素。当国际原油价格上涨时,煤制油企业利润空间增大;而当国际原油价格下降时,煤制油企业利润空间降低。

  据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院长史献平介绍,煤制油的盈亏平衡点一般在油价50美元-60美元,有的甚至达到70美元,不过还得看怎么算账,尤其是煤炭的价格,如果从市场上买煤,油价在50美元不挣钱。“低油价下煤制油效益就欠佳,再加上税费过高,企业难以承受。”

  据兖矿集团副总经理、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启文介绍,“三连跳”后,柴油消费税1411.2元/吨;石脑油消费税2105.2元/吨。经测算,柴油税负在产品售价中的占比为47.32%,石脑油税负占比高达76.85%。

  “也就是说,每吨油品售价的一半,甚至一多半都缴了税。”孙启文说,“正常生产运行后,未来能源每年需缴纳消费税16.55亿元、增值税2.64亿元、附加税1.92亿元,各项税金及附加合计达21.11亿元,综合税负高达53.34%。”

  △已投产煤制油项目

  在伊泰集团副总经理翟德元看来,在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的情况下,通过上调成品油消费税率以抑制石油过度消费,促进环境治理、节能减排和能源替代,是税收手段的正确运用。“煤制油具有提高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的积极作用,油品对成品油清洁升级也有促进作用,作为肩负保障国家能源安全重要责任的示范产业,受到高税收的‘伤害’实不应该。”

  产业成长期待差别化税政

  《煤炭深加工产业示范“十三五”规划》提出,适度发展煤炭深加工产业,既是国家能源战略技术储备和产能储备的需要,也是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重要举措。

  业内人士指出,作为煤炭深加工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目前我国煤制油技术已实现重大突破、示范效果较为显著,但仍处于发展初期阶段,作为新兴产业,需要政策扶持,使其充分发挥示范作用。而不应被过重的税负束缚,否则便失去了煤制油产业示范的意义。

  “从目前几个示范项目的运营实践来看,即使是在低油价下,如果没有过高的税负,煤制油可实现较好的盈利,这说明煤制油的发展是可行的,现在急需的是相对宽松的财税政策。”翟德元说。

  在包头煤化工公司总经理贾润安看来,从消费税课税目的情况来看,主要用于高耗能、高污染、高消费的消费品的税种,而煤基制油具有提高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的积极作用,不应属于消费税的重点课税范围。

  孙启文建议,有关部门应充分考虑煤制油产业的特殊性,改变对煤制油企业征收油品消费税的做法,实行差别化的税收政策。“可参照其他国家对新兴产业、高新技术产业的扶持政策,减免相应的税收或进行财政补贴,保障煤制油产业健康发展。如全球煤制油产业发达的南非,当国际油价走低时,政府会根据油价变化和企业盈利平衡点,给予企业一定补贴,这种做法值得借鉴。”

  贾润安认为,煤制油产业作为高新技术产业,在我国仍处于发展初期,属于幼稚产业。应借鉴发达国家对于高新技术产业提供的财政、税收和金融扶持政策,而不应将其视同为一般石油基油品征收高额的消费税。“当务之急,应及时出台减免煤制油品消费税的政策,缓解低油价对煤制油产业造成的冲击,保障该产业的健康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提出,研讨对进口油品征收能源安全税,用于补贴国内的煤制油示范企业。

  “在低油价时对示范单位实施税收优惠政策很有必要,但政策的扶持只是低油价和产业稚嫩期的临时举措,煤制油企业要全面摆脱困境,还需自身努力,应积极探索提高产品附加值的途径。”史献平说。

  对此,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基铭提出,煤化工要与石油化工融合互补发展,向高端化工产品方向发展,才能解决面临的问题。


来源: 中国能源网

推荐阅读:

东元电机铭牌序列号上的数字是代表的什么意思

东元电机的拆装步骤和方法

东元防爆电机行业的创新之路

东元防爆电机清单

东元电机产品特点及应用场合

◎欢迎您留言咨询,请在这里提交您想咨询的内容。